澳大利亚袋鼠从军记:阅兵有它,训练有它,金字塔下也有它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女人喷潮视频免费观看,国内偷拍国内精品视频,免费费看很色大片
首页资讯视频直播财经娱乐体育时尚汽车房产科技读书游戏文化历史军事旅游佛教更多国学数码健康家居彩票公益酒业军事 军情热点 正文澳大利亚袋鼠从军记:阅兵有它,训练有它,金字塔下也有它

2019年09月04日 09:33:41
来源:装甲铲史官

0人参与0评论

西方军队有一种非常有趣的传统习俗,就是豢养动物作为宠物或吉祥物。某些动物甚至会参军入伍,成为部队的荣誉成员,被授予军衔,享受特殊福利,如有功绩还会被颁授勋章,军衔低于它们的军人还要向其敬礼!实际上,军方希望通过这种诙谐幽默的方式提高部队士气,增强集体凝聚力,也为枯燥单调的军营生活增添一丝乐趣。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检阅部队,队列中还有两只吉祥物羊。

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军队往往会带上自己的吉祥物开赴沙场,这些在懵懂间参与到人类厮杀中的动物种类多样,从熊到驯鹿,从羚羊到狒狒,综合起来绝不亚于一座动物园。有的军队宠物因为表现突出或经历传奇而青史留名,比如波兰军队里那只会搬炮弹的熊佛伊泰克,还有来自“俾斯麦”号的“尅舰之猫”奥斯卡等等。不过,若论哪支军队的吉祥物最为稀奇独特,那肯定是澳大利亚军队,因为他们的随军宠物全都是澳洲大陆独有的物种,其中尤以袋鼠最具代表性。

■波兰军队的著名宠物熊佛伊泰克在和女兵们合影时显得很兴奋。

当一战爆发时,澳大利亚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在1770年被航海家库克船长宣布为英王领地后,澳大利亚在此后一个多世纪里一直是英国殖民地,最初被作为囚犯的流放地,随着大量自由移民的到来逐渐发展成为日不落帝国最重要的海外领地之一,并在1901年成为大英帝国治下的自治领,首次以独立国家出现在世界版图上。在1914年欧洲列强关系紧张,战争危机日趋迫近之际,澳大利亚是第一个承诺将向英国提供军力支持的国家。在1914年8月4日英国正式向德国宣战后,澳大利亚立即开始战争动员。

在一战时期,作为著名的澳新军团的主要组成部分,澳大利亚军队在三个不同的大陆上为宗主国作战。当澳洲军队首次出现在埃及时,引起了外界极大的关注,除了澳洲战士们造型独特的宽边军帽外,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他们的宠物:袋鼠。在北非地区此前从未出现过这种奇特的动物,它们像明星一样频繁亮相于展示澳新军团风貌的新闻照片上。众所周知,澳洲大陆远离其他任何大陆,拥有独一无二的生物系统,繁衍着众多珍稀物种,比如树袋熊、鸭嘴兽、针鼹鼠等等,而最为人熟知的是袋鼠,这种蹦蹦跳跳的可爱动物甚至作为国家象征出现在澳大利亚国徽上。

■澳大利亚军队标志性的宽檐折边军帽,从一战开始沿用至今。

■澳大利亚国徽,在中央盾徽两侧分别是两种澳洲独有的动物:袋鼠和鸸鹋。

虽然澳大利亚军队是作为英军的一部分参战,但是年轻的澳军官兵们已经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他们希望在世界另一端的异国他乡征战时,能有某种具有特别辨识度的象征或标志来彰显身份,并将他们与祖国故土联系在一起。那么,还有什么比袋鼠更能代表澳大利亚呢?于是很多澳洲部队在出征之际,或公开、或隐蔽地将袋鼠作为吉祥物带上运兵船,前往遥远的埃及。除了袋鼠外,还有其他澳洲动物被“征召入伍”,比如树袋熊、沙袋鼠等等,不过相对数量较少。

■澳大利亚部队在列队接受检阅时,也不忘带上他们的宠物袋鼠。

不幸的是,漫长的海上旅行对于这些初次离开澳洲的动物们是一大生死考验,不少动物因为不适应环境而在旅途中死去。一位澳军士兵亲眼看到自己部队的宠物沙袋鼠从甲板上跳进海里,奋力游走,最终被海浪吞没。那些幸存下来的袋鼠和其他动物在抵达埃及后受到所在部队的悉心照顾,很快引起当地人和殖民定居者的浓厚兴趣,成为澳大利亚军营的一道诱人景观,尤其是孩子们常常跑到军营附近,好奇而愉快地观看袋鼠和沙袋鼠。对于埃及人来说,袋鼠是他们前所未见的奇怪动物,初次见到时还深感恐惧,直到后来明白袋鼠十分温顺后才敢于靠近。

■在埃及金字塔下的澳大利亚军营内,澳军士兵们在和他们的宠物袋鼠嬉戏玩耍。

在埃及的军营中,澳大利亚人遇到了另一个难题,就是如何养活他们的宠物袋鼠。在遍地沙漠、土地荒芜的埃及,没有多少植物可供袋鼠食用,于是澳军士兵们在营区里开垦小块土地,自己种植蔬菜用来喂养袋鼠。此外,澳军部队还向英军后勤部门为袋鼠和沙袋鼠们申请特殊口粮配给,这是一种混合了粗糠和干草的牲畜饲料,用于在沙漠地区给军马充饥。虽然供养随军宠物让士兵们费尽心机,但几乎没有人为此抱怨。在澳军部队内从上到下都认为,袋鼠或沙袋鼠是军队中不可或缺的成员,这些在营帐间蹦来跳去的小生灵给远离故乡和亲人的年轻士兵们带来了难得的愉悦,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慰藉了他们的思乡之情,使他们能够忍受恶劣的生活条件,维持高昂的士气。

■一支澳大利亚军乐队在合影时,他们的宠物袋鼠成功抢镜。

然而,澳新军团并不是一直驻扎在埃及,很多部队后来被调往其他战场作战,比如土耳其的加里波利半岛和欧洲的西线战场。在战火纷飞的前线地带,部队是没有精力照顾宠物的,因此调动往往也意味着澳军战士们需要和他们的宠物战友道别。幸运的是,这些不远万里来到埃及的澳洲动物们并不会被简单地放生,在沙漠中自生自灭,它们通常都会被所在部队送往开罗动物园,并在那里安度余生,还有一些宠物会被留在医院、补给站等后方单位中。有少数宠物随一两支澳新军团部队到达了法国,今日在法国境内存在野生的沙袋鼠种群,被很多人认为是一战时期从澳军军营中逃离的,或是战后被放生的宠物沙袋鼠的后代。实际上,这些野生沙袋鼠的祖先是上世纪70年代从某座动物园里逃脱的。

■左图是澳军后方医院的女护士和她喂养的袋鼠,右图是一位年轻澳军士兵抱着宠物袋鼠合影。

在二战时期,当澳大利亚军队再度作为英联邦军队的一部分开赴海外作战时,仍然会带上袋鼠等本土动物作为宠物,据说有人将一只袋鼠藏在医疗用品箱里偷偷运到了马来亚,希望它最后没有落到日本人手中。除了澳军之外,其他英军部队也会偶尔选择袋鼠作为宠物,比如英国皇家海军“胡德”号战列巡洋舰上就有一只宠物袋鼠。

■英国海军“胡德”号战列巡洋舰上的宠物袋鼠。

不过,就总体而言,二战时期澳洲动物从军的规模远远不及一战,只有少数部队在战地养殖袋鼠和其他动物,比如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31飞行中队就有两只吉祥物:一只小狗和一只小沙袋鼠,它们依然发挥着与一战前辈们相同的关键作用,鼓舞着所在部队的士气,将欢乐和幸运带给每一位战士。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些经历世界大战硝烟烽火的澳洲动物们已经成为澳大利亚军事史上独具风采的注脚。

■澳大利亚空军第31中队的官兵们在“英俊战士”战斗机前列队合影,他们的两只宠物也亮相其中。

■第31中队的两位成员抱着他们的宠物留影,分别是一只小狗和一只小沙袋鼠。